开启左侧

中国美院和中央美院的校史是怎么样的?

[复制链接]
叶纸币 发表于 2018-11-28 10: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为什么看两校校史,中国美院和中央美院里面居然有些院长教授都是重复的,同时做了这个学校的院长也做了另一个学校的院长,这是什么原因呢?能否回答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5

胥埔锹捕诤繁 发表于 2018-11-28 1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直接给一个该文的基本大前提:

两校目前给出的官方校史是伪校史。”


校史这事儿相当复杂庞大,而且还牵扯到两个学校……不过这两所学校校史的确非常重合,所以可以一起讲,因为即便是单讲其中某一所的校史也必须要扯到另一所。
整理过一个极精简版本,但是贴上来依然觉得神长,有兴趣的盆友可以慢慢看~


========================正文分割线================================

     故事从1918年讲起。1918年成立的“北平美专”,全名是“北京美术学校”,是一个中专,也是中国比较早的一个美术学校,(中国最早的美术学校是刘海粟建立的上海美专,私立性质)。北平美专首任校长是郑锦,他是留日回来的,读的西京(京都)美术学院。(注:中国最早的留学艺术生以留日为主,当中比较知名的包括弘一法师李叔同,他最早将现代的美术和音乐教育引入中国,影响了一代人,但是限于日本当时的艺术影响力,留日派回国后一直没成为主流。)

  郑锦在日本的时候成就相当不错,在日本获得艺术界完全接受并褒奖的华人艺术家是很少很少的。但他的院长头衔最终被留法回来的林风眠取代,这一次交接,也打开了后来中国艺术界的风起云涌。

  我们都知道林风眠是今天中国美院的首任院长,也是中国美院的灵魂人物,但林风眠回国之初任教于北平而非杭州

  林风眠童年身世坎坷,早年留法学画,在第戎美院学了不久被老师推荐到了更有名的巴黎美院,巴黎美院到现在还被很多人认为是艺术殿堂,在当时更是世界最高的艺术学府。他在留法期间结实了蔡元培。蔡元培在国民政府大学院任院长(就是今天说的教育部部长),跑去欧洲物色杰出的中国留学生,为民国的大学教育寻求人才。在艺术领域的留学生中,蔡元培看中了留法的林风眠。蔡元培艺术修养很高,他的女儿蔡威廉也是留欧艺术生,当时同样留法的还有徐悲鸿等人,但是当时巴黎美院的教授以及法国艺术圈明显对林风眠更加接受,也更加赞赏。林风眠的创作接近野兽派这种当时的先锋流派,徐悲鸿那一批学的比较土一点,走的古典写实。(直到后来,这两位艺术家分别领导的杭州艺专和北平艺专也都延续了这两种不同的方向。)原本流派之间也没有好坏之分,但是不得不说古典技法需要长期的训练,而现代主义的绘画更加需要艺术天分而不太看重技法。所以林风眠因为良好的艺术天分在巴黎获得很好的口碑,徐悲鸿因为在法国正经学习的时间很短,对于一个古典画家来说技术上还不够成熟,当时完全是默默无闻。徐悲鸿等人在法国流传较广泛的一段轶闻,是说他们曾经排队举着中国画在法国游街,但是无人问津。

  这种情况下,蔡元培没有意外地选择了林风眠回国任教(此后他们两人也私交不错,蔡威廉回国时也被林风眠吸收进了自己的学校做油画教授),接替郑锦出任北平美专校长。郑锦因为当时北洋政府干涉学校事务,愤然出走,留下这个烂摊子,林的接手已是不得已,面临着很严峻的形势。

  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分崩离析的中国重新统一,动荡了十几年的民国政府终于定都南京。次年,蔡元培在西湖边创立“国立艺术院”,在上海创立“国立音乐院”,这两所学校分别是今天中国美术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的前身。成立的时候都是研究生院,是当时的最高艺术学府,兼做国内艺术领域的权威机构。入学门槛很高,头两年只招研究生。北平美专那时候还是军阀控制的一所中专,杭州的这所新学校是研究生院,档次差得大。所以蔡元培请林风眠来国立艺术院当首任校长,林风眠马上就答应了,林相信在这里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北平美专离开了林风眠后马上沦落,十数年间几乎没有出现在近代艺术史里,现已难以考据。这些年里江南一带的学校欣欣向荣,南京的中央大学,上海的复旦,杭州的浙大等等,都在当时的全球院校排名中名列前茅,其中当然也包括国立艺术院。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南京的中央大学因为吸引了国内外先进的人才和硬件,在当时很有优势。徐悲鸿也是这个时候回国,顺利地在中央大学的艺术学院谋求到了教职。但是徐悲鸿对于这个环境不很满意,因为在艺术界当时中央大学说不上话,说点什么都被艺术院校鄙视,跟今天的情况有点像。吴冠中先生生后公开的信札中,也提到过他和吴大羽讨论中央大学的美术主张如何如何不靠谱(将来会贴出吴冠中的亲笔信札,当中提到了这一问题),也侧面反映了徐悲鸿的艺术理念在当时没有市场。

  到杭州后林风眠开始在杭州艺专实现自己的理想,请了法国的油画教授,日本的设计教授,还请了潘天寿来学校任教。林风眠在聘请老师方面很有能力,眼光独到。他在国画教员的选择上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在北平的时候就请齐白石出山,齐白石当时还是一个画卖的很好的乡下老头。但是林风眠一个留法回来的人,才不管这些,直接就请齐白石过来当大学教授。 到了杭州也是,不光重金聘请外籍教授,还请来潘天寿坐镇国画科。潘天寿当时作为一个年轻艺术家,资历浅薄,还不是今天被认为的民国四大家,但是林风眠眼光独到,也成就了这一段佳话。

  杭州艺专两年后降格成了大专,名字也改成“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原因是当时的中国与其要一所高端大气的研究生院,还不如要一个更加基础的专科来的实际,更能培养实用人才。学校因此也可以延长学习时间(研究生是两年制,专科就可以延长到四年,加上三年的预科,连起来就是七年,时长相当于现在的硕博连读),林风眠认为这更有利于培养出优秀的学生。

  但是很快,日本攻破上海,所有学校向大西南撤退。撤退中诞生了许许多多故事,具体不多说,最有名的一段故事可能是北大、清华、南开在昆明合并,称“西南联大”。合并在当时是非常实用的一个做法,很多人不知道,杭州艺专和北平艺专,这两所中国最重要的艺术学府也在这个时候合并了。

  合并之后,改称“国立艺专”,因为中央美院把自己的校史追溯到北平美专时期,所以今天中央美院和中国美院在这一时期的官方校史是重叠的。因为两所艺专各自不服,林风眠请辞,政府派了滕固、吕凤子等好几人轮番来当校长,都当不长久。两校当时内部矛盾很大,主因是北平人少,杭州人多势众,但与此同时,政府给两校的拨款相当,因为资源分配不均,就内部动乱。

  (丁天缺先生在自传中也提到了这一段往事:

1938年初,接到教育部命令,国立杭州艺专与国立北平艺专合并,改称国立艺专,正式迁校湖南湘西之沅陵,校址在沅江北岸的老鸦溪,改校长制为校务委员制,以林风眠为主任委员,北平艺专的校长赵太侔及其西画系主任常书鸿为副委员。不日即由水路进发,穿过洞庭湖,先到常德,在常德逗留了十多天,取齐了换乘汽车,直达沅陵。

  当我们到沅陵时,北平艺专的师生已先到了,他们真可怜得要命,全校只有十多名教职员工,学生还不到三十名,校产几乎等于零。跟杭州艺专来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但不到两星期,学校便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穴·#潮#。主任委员林风眠半夜出走了,留下一纸便条,已逃往桃源避难去了。第二天一早,这意外的消息便传遍全校,邱玺带头号召好多同学,了解个中原因,商讨应付对策。

  林先生为啥出走呢?主要是北平艺专的部分主要老师常书鸿、李有行、王临乙、庞熏琹等人,伙同杭州艺专的部分主要老师刘开渠、雷圭元、王子云、李朴园等,联名要求风眠先生辞职离校而引起的。但李有行、王临乙、刘开渠、雷圭元、王子云、李朴园等人,都是林风眠创办杭州国立艺术院时,从北平带来杭州的干将,在杭州又力图加以培养的亲信。缘此,同学们格外感到义愤填膺,将这八位逼迫林先生离校的人,斥之为“八凶”。


  丁天缺先生的回忆录相当精彩,包括吴冠中、赵无极等先生的自传,都提到了当年的往事。各人有各人不同的想法,也是历史的玩味之处。

  学校跌跌撞撞等到了抗战胜利的这一天,和别的学校一样,艺专的学生少了很多,有的走失,有的留在了当地,比如后来做了台北故宫院长的李霖灿,就离开了艺专留在云南研究纳西文化,最后去了台湾。有的则去了延安,比如后来中央美院油画主任罗工柳、和《开国大典》作者董希文等等就去了延安,参加了延安鲁艺。他们后来因为政策原因去了中央美院任教,但他们的作品不像中央美院的苏派风格,而是柔和了很多表现主义的风格在里面,这跟他们在杭州的求学经历有关。

      国立艺专最终在杭州复原,回复“杭州国立艺专”的名称。当时两校的学生都到了杭州,北平艺专的师生们并没有回到北平,而是以合并的形式并入了杭州艺专
引用维基百科对这一历史的记载:,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1938年,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与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合并称国立艺术专科学校......1945年,抗战结束,教育部令: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保留校名,“该校永久地址,业经决定,迁设杭州”。定为永久性校址。

中国美院和中央美院的校史是怎么样的?77 / 作者:胥埔锹捕诤繁 / 帖子ID:17576,28357

(1945年教育部令国立艺专全体复员杭州文件,并设杭州为永久校址)

  今天中国美院没有把自己的校史连到1918年的那所北平美专,因为中国美院的主体承袭自1928年的国立艺术院,合并进来的北平美专不管从人数上还是文化上,都没没有对杭州艺专产生什么影响。而中央美院为了拉长校史把自己联系到了1918年成立的北平美专。但其实中央美院有自己的红色传统。

中央美院所承袭的其实是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徐悲鸿在北平重新创建的新的北平艺专,以及延安的“鲁艺”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延安鲁艺一直作为~#¥各#名¥%根据地的艺术宣传机构,承担了社会主义题材的主旋律创作任务,当中清一色的左翼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在院校调整后,构成了后来中央美院的主心骨。

      徐悲鸿接手了中央美院的组建工作,他将自己在1946年创办的新的北平艺专和延安来的这支红色队伍进行整合,整合过程中其实还有很多插曲,包括当时同时接受了不少留学回来的年轻艺术家。

当时吴冠中从法国回来,因为编制已满没能回到杭州艺专教书,经老同学董希文推荐来到中央美院,但吴的理念和徐悲鸿完全不同。建国初年那会儿还照着民国规矩,校长要请新聘教员吃饭,见了面,两人除了因为同是宜兴老乡寒暄几句外,再无一句可说。这样的故事很多,所以徐悲鸿维持着中央美院的教学工作很不容易,下面的人出身不同,背景不同,观念更不同(现在看来这是很多元很开放的一个状态,但因为不符合大环境,慢慢像吴冠中这样的异类还是被赶去了其他地方)。

但不管怎么说,这是徐悲鸿人生最成功的一年,他的艺术主张获得了政府的肯定,成为了后来统治中国30年的艺术大方向,徐悲鸿的名字也随着~#¥各#名¥%的洪流变得家喻户晓。

  骨子里徐悲鸿的艺术理想也是小资的,也是资产阶级的,这从他的自传中就能看出来。他在法国学的是古典主义绘画,这原本就是贵族们的娱乐消遣,但古典的写实技术正好适应了中国当时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道路,可以用来表现工农兵形象,跟苏派的写实风格容易衔接,于是两者不谋而合,统治了艺术界后来的发展方向。


为了确保中央院校的老大哥地位,央美把自己的历史上溯到了和自己无关的1918年的北平美专,同时解散了最早成立的上海美专,央美于是也就坐实了中国第一所美术院校的招牌。特殊年代,文化部发了话,其他学校也不敢说什么。当时全国院校大调整,大家都在力求自保,对于历史和学脉的抹灭已无暇关注。


  同时期,潘天寿领导下的杭州艺专被迫分出了自己的建筑科和图案科,建筑科去了同济,成为了同济大学的建筑系,图案科去了北京,在庞薰琹的主持下,和北平艺专的图案科合并成了中央工艺美院,也就是今天的清华美院。与此同时,杭州艺专的毕业生胡一川先是北上参与组建了中央美院,之后又南下组建了广州美院,并担任广美第一任院长,胡一川在杭州艺专的同窗沈福文留日回国,来到重庆,成为四川美院的院长。杭州国立艺专这所民国艺术的代表学府,最终拆分成了中国最重要的几所美院,艺专剩下的主体则成为了日后的浙江美院

除了国立艺专,其他艺术院校也都被拆了并并了拆,比如稍差一点的苏州美专去了南京,和上海美专以及山东大学艺术系合并成了今天的南京艺术学院,中央大学艺术系成为南师大的美术、音乐系。又比如广州美专去了武汉,变成了现在的湖北美院,鲁艺的另外一个分支则调去了东北,变成今天的鲁迅美院……当时除了按照专业类别划分学校之外,还有一个目标就是打散民国时期的重要学府,建设新中国自己的重点大学。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原本的教育中心从江南转移到了北京,北京在很短时间内组建了一批中央院校,获得了极大的资源优势。

  如果说民国的艺术史就是中国美院校史的话,那么在新中国初期的30年里,中央美院则成为了中国艺术的代表,有着完全的统治地位。当时全国风行苏派写实技法,而其中中央美院又是写实画的最好的。靳尚谊等人日后也成为中国美术界的权威人士。央美的毕业生不但被调配到各艺术相关用人单位,也被美协、画院广泛吸收,同时还很受其他美院的欢迎,一些优秀青年教员被调派到了各个地方美院任教。到今天依然可以看到,美协领导央美的占了半壁江山,各个地方院校也都有很多老教授是从央美毕业。

  浙江美院则因为潘天寿的领导,走上了另一条路。潘天寿先生曾两度主持浙江美院,他与其他以西画见长的校长不同,因为自己对国画的重视,同时也因为对林风眠的治校方式有不同意见,努力地发展美院的国画学科,浙美带头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国画系,系内又分出不同画种,篆刻等技术也被正式引入国画教学,这些具有前瞻性的改革也带动了其他院校的院系调整。潘天寿晚年很重要的工作是抵抗社会主义写实风格清洗国画领域,他培养的一批青年教师成为了后来名噪一时的浙派人物画代表。现在中国美院因为在水墨画方面具有的压倒性优势,跻身世界前列艺术院校之一,很多人都认为这主要是潘天寿的功劳。

      因为两校治学方式不同,在客观上造成了中央美院重油画,中国美院重国画的观感

      新中国初期的30年里,苏派绘画在浙江美院始终适应不良,这可能是因为早先的文人传统与欧洲现代主义对浙美的影响太深。但苏派技巧在中央美院、鲁迅美院这样的红色院校里落地生根,茁壮成长。在文化部和教育部“分家”之前,央美和浙美是唯一的两所文化部直属美院,但是文化部对两所学院的定位相当不同。鉴于浙美过去表现出的现代主义倾向,加上央美根正苗红的出身,每每有来自社会主义阵营且政治正确的艺术交流活动,都安排在央美,比如知名的“马克西莫夫训练班”,简称“马训班”,影响了央美当时的一批中青年骨干,其中就包括靳尚谊、詹健俊等人,他们时至今日,依然对当时这个来自老大哥苏联的油画培训班津津乐道。而每当遇到一些政治上拿捏不准,或是来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文化交流活动时,浙美就成了唯一的试验场,包括“博巴油画训练班”、“万曼壁挂研究所”、“赵无极短训班”等,都进一步加深了浙美原本就顽固的自由主义风气。

改革开放后,因为西方文化的大量涌入,以及苏联解体等因素的影响,苏联的社会主义写实风格一时间像摧枯拉朽一样退出了主流艺术圈,各个美院纷纷把着力点转向当代艺术和现代设计。从浙江美院那段“卖了校长专车给学生买外国书籍,启蒙了85新潮”的轶闻开始,全国各个院校前前后后都开始瞄准当代艺术这个新鲜事物,大家突然又站回了同一条起跑线。在这之中,地处北京最为便利的中央美院和起步最早的浙江美院成为了当代艺术中的领头羊,再一次写下了两校的艺术传奇。

  如今,两校交流依然频繁,最近的几次人员调动,包括国美前院长潘公凯先生调任央美担任院长一职,以及国美跨媒体学院邱志杰教授调任央美实验艺术学院任院长一职等等……大家都为两校的发展交流做了很多贡献。

建议参考维基百科:
(ps:百度百科用的是两校的官方说法,代表两校官方的自我认定。维基百科是独立的系统,不完全准确,但相对客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hmilyzaq 发表于 2018-11-28 1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对最高票匿名回答
关于中央美术学院为什么可以追溯到1918年的北京美术学校。
中央美术学院的三个传统


1、北京美术学校传统:1918 北京美术学校—— 国立艺术专门学校——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1934 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
1938年 部分南迁与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成立国立艺术专科学校;
留在北京的部分改名为“国立北京艺术专科学校”——1945抗战胜利改为北平临时大学第八分班   !!!!!此处注意没有和国立杭州艺专合并的【北平临时大学第八分班是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中央美术学院)的来源】


2、徐悲鸿传统: 1928年 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1946年 徐悲鸿改组“北平临时大学第八分班”为“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 】


3、延安鲁艺传统:  1938 延安鲁艺  —— 1948年 华北大学三部
三个传统汇合:“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 与华北大学三部合并成立国立美术学院。徐悲鸿任院长。——1950年,国务院批准建立中央美术学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印記的痛 发表于 2018-11-28 1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条理清晰,可以的话希望可以私下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rueben 发表于 2018-11-28 1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入学那一年发了一本《国立艺专往事》里面详细地记载了美院的由来以及名人轶事,读起来一点也不枯燥乏味。如果想了解国美的历史可以读一读~
作者简介  

作者郑朝,1928年生,浙江金华人。为中国美术学院暨国立艺术院同龄人,也是于该书所述时期(1928-1949)之后期入读该校雕塑系的在校生。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校史研究专家,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理事。

来源:百度百科


内容简介

本书系中国美术学院前身国立艺术院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时期(1928-1949)的史料文献汇集。作者在“后记”中说,“这是一本通俗的介绍校史的小册子”,书中所述“与校史有关的人与事,鲜活而生动,可读性强,有史料价值,应该是校史的有机部分”;这些史料的来源,少数是作者亲历亲见的,大多数是来自校友口头流传或书面回忆。作者还特别提到他的老学长孙鼎铭,后者在上世纪末搞了一个《信摘》,收录了许多校友的回忆文字,给作者写作本书提供了许多宝贵的资料。老学长孙鼎铭生前曾认同与作者一起来使用这些资料,无奈尚未着手,旋即病故。因此本书的编写出版,也是对孙鼎铭先生的一种纪念。

来源:百度百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追梦200803 发表于 2018-11-28 1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求匿名用户的联系方式,麻烦各位知情人士提供下。
感激不尽,谢谢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作品集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